我欣賞 郝廣才的一些論點!!

新聞挖挖哇20130508:愛情的難題,從郭富城的鞋不合腳和吳亞馨難道要交上班族??談起
主持人:鄭弘儀、于美人
來賓:精神科醫生潘建志、作家郝廣才、社會記者戴志提、兩性作家顏冰心

影片:新聞挖挖哇:挑剔另一半20130508 http://www.youtube.com/playlist?list=PLtsQBNZ_ZO-yn7ELnoo5XgWGHuz2039PF

part1 第一段
郭富城交往7年才說鞋不合腳
潘建志:童化故事灰姑娘,王子到處去試,試到那個合腳的,他也不去看人,直接看合不合腳(于:我們拿鞋子做比喻,其實是我們從童話故事裡面就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印象了)。也有人講這童話故事本來就有點性暗示,你講現在才不合腳,可是7年了耶?怎麼會7年了才不合腳。

郝廣才:講話要小心,如果郭富城說我是那雙鞋,害她的腳破了,就不一樣。。。你把別人當鞋,別人就次一等了,他也許沒有惡意,可是善意不足,尤其他是公眾人物,別人會追上來(問),要準備一下,如果要這樣講,要說自己是鞋(鄭:這個厲害!)。我是一雙爛鞋,把我丟了吧!邱吉爾當年要對日本宣戰時,寫宣戰文兩個小時還寫不出來,當我們的毀滅一個人,要對他客氣一點……你不可以吃乾抹淨,壓到別人還糟蹋別人,那別人就非反抗不可了。

鄭弘儀:郝廣才我覺得你很有人生智慧耶!
顏冰心:你應該很有分手智慧。

于美人:假裝你現在是郭富城,請問你為什麼會跟熊黛林分手?
郝廣才:可能是…有時候穿鞋子起來會不合腳,會摩破腳。
于:所以你說熊黛林是鞋嗎?
郝:不是,我現在要講的 我可能是那雙不合她腳的鞋。很不幸的是,她穿的這麼久,忍耐這麼久才發現…
于:可是她想繼續再穿下去啊!
郝:但我感覺我不應該,就是基於鞋子的立場,不應該讓主人痛苦。
于:你是鞋子怎麼有感覺呢?主人想繼續穿啊,鞋子怎麼能跑呢?
郝:但是我這雙鞋已經破了!跑不動,不適合她。

鄭弘儀:廣才,你以前跟前女友分手都是怎麼說的?
郝廣才:這個是所有人的習慣和智慧,我阿嬤以前跟我講過,你給人家東西時,記得,手心要朝上,(手心朝下是施捨,好像我比你大)。手心朝上就是孔子講的不食嗟來食,就是你現在要幫人家要對人家好,不是說 啊你們勞工…那我們要吃便當了,你們就餓吧!廁所也不給你上!這個是習慣,跟人家要東西自然手心會朝上,可是最重要給人家東西。所以不是要不要分手,要好好在一起,也是這樣,可是常常會分手是大家沒有注意到這個。

鄭弘儀:其實走7年,要不熊黛林要分手、要不郭富城要分手…
郝廣才:他(郭富城)不想正面回答…
于美人:他整個邏輯是勉強不幸福, 相處過程中,大家看勉強能不能適應,但他們的勉強已經超過範圍了。
郝廣才:經紀人要再提升,藝人不知道怎麼講時,(經紀人)至少要多去翻翻書,看看以前的人講什麼。好像現在美國有一個網站,例如婚禮要致詞,要講感人一點,他會幫你寫,你把各種資料給他,有人踢爆不真誠。這樣算真誠,有些人常在別人的婚禮上,講一些不該講的話,亂講!自以為很幽默,講得更冷更慘。

潘建志:很容易男女分手,男人就會變成負心漢。有時男方其實沒有錯。
郝廣才:不一定,有時是強勢的那一方。
于美人:他也沒有說熊黛林是鞋,他只是講 有些鞋子,他也可能說自己是鞋子。
鄭弘儀:他沒有惡意啦!
郝廣才:就好像晉惠帝說何不食肉糜,沒有惡意。

顏冰心:大家是根據各自的感情經歷來解讀這件事情,特別是女人有幾個7年?特別是一個漂亮的女人,有幾個7年?一個漂亮的女人,跟著你已經7年了,而你最後講的話…就會覺得不平衡。反過來講,今天郭富城跟熊黛林7年了,我已經試7年了耶,我才放棄。我也努力過了,我的誠意是不是也夠。我身旁有一例子也是俊男美女掛的,所有人也是覺得這女的好到不行,這男生也很好,大家就等著吃他們喜酒。最後他們還是不行,分開,男生被罵死了。男生說這女生都很好,只有一點不好,……,就是愛吃醋
,男的就覺得她怎麼按照三餐不高興,可是她該做的,身為一個女生該做的什麼事,照顧這男生,她都做了。最後他還是覺得這個關卡,他還是過不去。

于美人:那天,許常德微博有一段話,兩個人要分手,通常被分手的那個人會說「我哪裡不好,你告訴我,我可以改。」那你有沒有想到要分手的那個人想:「那你能不能告訴我,我哪裡好,我可以改。」

郝廣才:就剛冰心講的,大家問那男生,她哪裡不好?你不能說她哪裡不好,你要講她有一點不好就是跟我在一起不好。這樣就過了,就好像老子講「任難任之事,要有力而無氣。」「處難處之人,要有知而無言。」要有智慧,不要講太多。講太多會倒霉。小時候都有讀過,但那時你沒有這經驗,不知道,老師沒有機會讓你練習。

鄭弘儀:我看很多女生,去參加晚宴時,會穿很高的高跟鞋,如果你回到停車場,在那邊當場把鞋換掉。那就是表示 太高的鞋,不好穿、不適合穿。他們會換成什麼鞋,就是豆豆鞋。在家裡面都穿拖鞋,可是拖鞋穿不出門。所以後來我發現(于:人要有很多雙鞋,哈哈哈!)我的結論 鞋不能太鬆,也不能太緊,也不能太高,平平的最好穿。可是婚姻會出問題就是喜歡太多鞋了。

p2 第二段

郝廣才:男生跟女朋友吵架,女朋友罰男朋友抄心經要抄三遍要抄100天,(就300遍),這男生有抄完,抄完 他就拿給女朋友,女朋友說好,我要算,那男生在她要算的當下,就決定要和她分手,頓悟了!(于:心經真的的功效,不可知的能量,悟…悟…)以前都有一個常上電視的人說,他每天都有唸心經,吳宗憲大哥就說,真的嗎?沒有啦!我都是叫我菲傭唸,然後再迴向給我。這樣菲傭開悟了。

這男生已經做到這樣了,妳真的要懲罰,不是99或100,他願意配合妳,也是他的誠意,可是妳還要計較,那就算了,那以後會弄不完。義大利電影新天堂樂園,老攝影師跟小朋友講,有一個人愛上公主,那個人是平民,公主跟他說 你每天到城堡來站,站100天我就嫁給你。那個人就站,不管風吹雨打都去站,站到第99天,到要100天的時候,那個人站起來走掉了,小朋友問攝影師為什麼,攝影師說不要問我,我知道的話幹麼跟你講。這在告訴他什麼,你就做到99,然後你站起來走,如果這時候公主還沒感覺你的誠意,算了!如果公主感覺到他的誠意,不差這一天,公主應該會去追他,就這個人真的愛她。所以有些事情,凡事不要做過頭。(于:可是說好100天,怎麼會這麼沒有原則?)不可以算!就是不可以算!,現在你跟小朋友說,如果考100,爸爸就帶你去遊樂園玩,他考99,你要怎樣?(差1分不去?)要說沒有,只是要鼓勵你。這個方法已經不好了,你再跟他說差1分、2分,他以後……

鄭弘儀:爸爸說99分,其實你已經有努力了!

婚姻、感情,千萬不要算!


顏冰心:剛廣才講一句話,我非常有感覺,就是「不可以算!」不管在婚姻、感情裡,兩個人就是…我退了,你知道了,這樣就好了,不可以再追進去,就得寸進尺。

郝廣才:好像妳叫老公幫妳買一個BV包,結果他買成LV,你不可以想說,他就是省10萬,買5萬回來,他搞不好不小心買錯了。

戴志揚:鄭大哥,我考你,如果今天你跟嫂夫人一起買樂透買10張,你出5張錢,今天要對獎,突然那天你臨時有事,不能對獎,你會說「老婆,妳全部10張拿去對」(鄭:會呀,當然會!)那我有一個朋友,男女朋友原本好的要死,買樂透,剛好要對獎當天有事,他臨出門說,等一下要對獎,我買的那幾張我先打勾,我的確定一下,萬一真的中了,我要確定是不是我中了,結果兩個人就鬧翻。

鄭弘儀:我有一朋友,我覺得這種夫妻,我跟我太太討論,這是無法相處的。夫妻兩人上班,都有自己的車,平常他們的經濟就各出一半,給家用。有一天他老婆車不知怎麼,就跟老公說,你車借我,結果開到沒油,但是她有幫他加油。「老公,我開到沒有,但是我有幫你加到5公升。」(哈哈哈)

于美人:為什麼一次加油,油箱只加5公升。
潘建志:她加她開的份,她就只有開5公升的里程。
鄭弘儀:多加了,我就不划算了。

郝廣才:愛如果有計算就麻煩了。好像你對小朋友,你不會想說這小孩要養要多少錢。我去看獅子王舞台劇,賣座沒有特別好,前面還有很多空位,那小朋友就說往面有空位,往前面坐才看得見,他媽就說 你知道前面的位子要多少錢嗎?我為了讓你看獅子王,我自己也要進來看…你這樣跟小朋友算,就像以前我們在讀木碗的故事,你給阿公用破的碗吃飯,小朋友以後就給爸爸媽媽吃(破碗),你跟他算,他就跟你算。最不好是這樣,你讓小孩子從愛都在算,那他以後不會幸福的啦!(媽媽)她可以跟他(小孩)說,那是別人的位置,我們不可以坐,但她不能說那個位置有多少錢你知道嗎?反過來你在這裡,我要花多少錢?為了你要看,我要進來,我又要花多少錢?(于:都說了~)就慘!我們未來怎麼辦?我擔心的不是媽媽,我擔心的是那小孩。

感情像茶葉,愈泡愈淡


鄭弘儀:有人就說,愛情就像酒,打開久了就變成醋。……或者也有人講愛情像茶葉,第一泡非常的鮮醇濃美,可是愈泡就愈淡了。

郝廣才:但是愛情,如果真的是有愛,就會成長。這兩個要分開,這兩個不等號,我們大多把這件事情畫等號。人生也不只是一泡茶葉,你可以再換新的茶。真的變好的愛情,今天的龍井,明年變成碧羅春,他有各種方式。

潘建志:當激情過後,再來就像郝廣才講的,愛情要成長。這從來沒人教過你。(鄭:當激情過後,那茶葉曬乾了,就放在枕頭套裡。哈哈哈!)在那個過去以後,這兩個人的關係,有沒有辦法再拉近,那對每一對夫妻或是情侶,都是考驗。

顏冰心:一個男人會離開他的女人,可是不會離開他的朋友。簡單講一個夫妻關係或是情侶關係,他一定要有"友誼"成份,就是互相欣賞、友誼成份,這段關係才走得久。如果你根本除了性愛之外,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吸引你的地方,也沒有任何讓你覺得蠻值得跟他一起學習的地方,那就……

郝廣才:為什麼友誼會存在比較久,因為友誼有空間。我不用24小時跟你在一起,這個朋友是打牌的、這個朋友是打高爾夫球的、這個朋友是真的談事情的,你可以分開,所以你可以容納朋友的什麼,缺點!你沒有要他100分,他有那20分,你就拿那20分。可是我們常常對自己的伴侶,要求100,那就變成扣分了。那就很可怕。

于美人:男生、女生對分手的焦慮感不一樣,這跟年齡有關係,又講到穿鞋子,年輕女孩真的是,我們都年輕過,只要講這鞋好看,我們那時就會想說,其實,灰姑娘的姊姊不是沒有道理的,塞鞋壂、能削腳也要塞入,那鞋子太美了,真的想穿那雙鞋。隨著年齡慢慢增長,你會知道舒服比較重要,才能走更長的路,你愈來愈知道不能穿不合腳的鞋。同樣的,在這個關係裡,在男女關係反而是相反的,年輕女孩對那不合的男女關係,她一翻兩瞪眼,她就甩了!可是對年齡愈來的女人,就能忍哦!明知這鞋子不好穿,還硬穿。

分兩個層次。穿鞋這件事,年輕女孩是硬穿的,很多的氣壂鞋都是給熟齡的穿,我們沒辦法勉強自己穿那樣的鞋。可是我們如果把穿鞋比喻到兩性關係來講,年輕的女孩子對不適合的男人,她是比較有能力說我不要了!這個不適合。可是一旦年紀比較大了,明知不適合,也不敢放棄,為什麼?覺得沒有那個籌碼。

p3 第三段

于美人:吳亞馨又被放大解釋這事,有記者問她,坦白講人家能重新站起來也是很不容易的事……記者問未來會不會排斥和小開交往,她只是很小聲的自問「難不成我只能交上班族嗎?」這一句話打到整個族群,被放大解釋。

戴志揚:這件事展現她的EQ,我不認為說 她是刻意去回答的,她只是突然遲疑一下、自問「只能交上班族嗎?」她太可不必回答,或者是嬌滴滴的我也不排除和上班族交往,馬上加100分。

鄭弘儀:記者問這個問題,雖沒有明講,是把交往和收入放在一起。日本 SMAP成員有一個叫中居正廣,他最近在節目披露100位藝人的平均收入和存款,日本第2 、3線藝人,平均收入是台幣540萬一年,也不算很高,因為日本的所得比我們高很多,一個月的房租5萬塊,他們的平均存款是700萬台幣,雖然是二、三線的藝人,有人的存款到一億四。所以他就講說這些人的戀愛次數,平均交往20人以上,所以請教廣才兄,戀愛跟收入,有沒有關係?

郝廣才:有,尤其是男生,如果他已經結婚又忠於婚姻的那種不算。男生他收入高就表示他能力好,當然容易吸引人,就像女生長得漂亮容易吸引人一樣。動物界雄性都很鮮豔,雄性就是要夠壯,雄性的鮮豔或獅子有鬃毛,就代表我的基因、精子基因比較強,也是要打一下,像猴子的社會就是長大可以有所有的後宮,其他人不行,生物演化就是這樣,弄到人來其實是差不多,只是男人到19世紀以後就不再裝飾了,法蘭克福學派出來以後(以前男人裝飾的很厲害哦!)。結果男人花什麼力氣呢?他的力氣就在他怎麼去裝飾他旁邊這個女人,他可以買柏金包給她、買BV包給她、買LV包給她,代表他的能力。所以我們會注意漂亮女人,我們會注意怎麼樣的男人?就是身邊有漂亮女人的男人。

鄭弘儀:我最近看DISCOVERY發現,海象為了要交配,兩個打架用脖子撞到流血,撞輸那一隻跑掉了,這一隻就去追一下,跑掉了就好,回來跟牠交配了。有一種鳥是母鳥停在樹枝上面,那公鳥拍得非常好,就看看看…魚來了,衝下去,撞進水裡面咬一條魚上來,給母鳥吃,連續要三次,我猜這個叫訂金。(郝:對!代表牠的能力。 于:叫聘金啦!)

郝廣才:有一種企鵝,母的會答應跟公的在一起,就是牠(公)要找石頭給牠(母),看誰找的愈來愈圓,要夠圓,代表牠能力愈好,那不是我們現在的金鋼鑽嗎?BV包柏金包?其實我們並沒有脫離那動物基本的結構,只是換另一種形式。那是動物的基本,我們並沒有脫離,但人已經昇化,我們已經有心理。(于美人:人進化了,多少女人已經可以自己買柏金包、自己買LV包了。)

還不是這個,我們有另外一層是…這個人雖然有錢有勢,說不一定他心靈很貧乏,說不一定你也無法跟他…這個因素多起來了,但這基本還是一個因素,你不能否認的。

戴志揚:這種選擇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看法,我們在學生階段,因為大家都穿制服,這個比較清楚、那個比較高挑或楚楚動人,我就喜歡她。(鄭:找漂亮的!)對,女生挑男生也一樣,運動健將、校隊,高高帥帥的。問題到社會就不一樣。我一天我找幾個同學,我在東區跑新聞,跟PUB業者熟識,開包廂,開了兩大瓶的香檳,找了三個同學在那喝酒,四個人。有三個女生問可不可以來我們那坐一坐,有何不可,坐啊~那女生開口第一句「你們開什麼車?我們要不要出去玩?」我頓一下!我跟她講我有司機在外面等,(那女生)爽翻了!馬上跟我們敬酒…我就說「不好意思,我坐計程車走了。」那女孩子就傻在那裡…我就只是想虧虧小妹妹。社會的心態就是這樣。

有一個女生跟我講看一個男生怎麼看?先看外表,不是帥,是看穿著,最討厭是穿西裝褲,穿POLO衫或公務人員那襯衫,扎進去!她看到那個她不會選擇,因為她覺得古板,沒有創新,他未來一輩子就這樣,扎下去!

顏冰心:我看吳亞馨,有很多感覺。她很年輕、家計負擔很重,她早就講過她希望未來對象,經濟狀況能夠好一點,讓她不用那麼辛苦(鄭:她要找到讓我不同工作又能照顧我家人的人),對!講好聽點是良禽擇良木而棲,我漂亮嘛!有好的對象,為什麼不?重點是你今天都是在錢裡面找人,其實你風險很大。在婚姻市場、在感情市場,如果大家都是在算的,也是蠻殘酷的!你今天漂亮,那也有更漂亮的、家世更好的、更有錢的。那或者你今天常常在錢堆找人,那結果讓人常常蠻失望的,以色事人者,色衰則愛弛,等到你老了以後,下場就不是你想像的。(鄭:你愛我的錢,我愛你的漂亮年輕,我現在愛你年輕漂亮,對不起,你老了那就沒了。)

p4 第四段

鄭弘儀:潘醫師,聽說很多醫師不想結婚。

潘建志:很多都抱著,第1我不結婚,第2我不生小孩,我這個朋友是這樣子,他交女朋友,時間都不會太長,短則1、2年,長則3、4年(于:那已經很長了;顏:OK的),時間一久,他的前女友應該也可組棒球隊。(鄭:女朋友不會跟他說要結婚?)他不想結婚,跟他在一起的女生也知道他就是這樣子,有些女生還是喜歡他,他又高又帥!開刀時主宰人類的生死,多帥啊~他分手後,跟前女友不會再來往了,但我們這認又是同行,他前女友還是會找我們(這些朋友)來訴苦,累積下來,她們還是會有她們共同的特徵(收藏品都差不多!)。

你不要講說女星只喜歡富商,問題是富商也只喜歡女星啊~他就喜歡女明星、女主播,其他 他也不要,公司有很多女職員,他就是不要。(于:女星對他而言,就是閃亮的鬃毛)。我們後來發現,他每次交女朋友,那女朋友的年紀都在那裡,你一直變老,他還是一直交那裡。(鄭:40找20、50找20、60找20)

于美人:其實男人跟女人比,男人鍾情、專情,一輩子只喜歡20幾歲。

小開界的 車馬炮理論

戴志揚:有一群小開,他們曾跟我講過一個理論,車馬炮理論,下棋的車馬炮,有好車就有好馬子,好馬子就有好…。

鄭弘儀:問一下冰心,剛講交1、2年算久的,那郭富城交(7年),我有朋友交8年,他們有結婚,後來結婚那時他們都已經沒有那感覺了,他們有生小孩,沒有多久,他們就離了。戀愛這麼久,對愛情是好還是不好。

顏冰心:大學那時大家都有感覺,久變多變,我跟我男朋友我們是7年,我們是最後一對分開的。(鄭:鞋子也發現不適合。)因為我們大家都長大了,剛有講過 感情要互相成長。我印象深刻是他當兵時打電話給我,我實在不知道要講什麼?因為他沒有安全感,他早上打給我,中午也打、晚上也打,可是我在忙。(于:男生當兵,女生已經開始在工作了)他可能希望我能講一些甜言蜜語,沒有辦法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的眼界也開了,好像年輕時候喜歡的對象,跟在社會要成為一方之霸,或是你欣賞的對象,也是不一樣。他當兵我們並沒有兵變,可是他回來後我們磨合,其實你已不是你,我也不是我。其實那7年還是8年、9年,那激情已經是不在了。不在了以後,就變成合不合適的問題,我跟你在一起開不開心。我看很好的婚姻品質,是兩人到最後還能說笑話,這婚姻品質還不錯。

鄭弘儀:互相都有幽默感,彼此還能調侃一下。(于:欣賞彼此的幽默感。)

郝廣才:激情也是可以培養和創造,魯賓斯坦是存在最久的鋼琴大師,他80幾歲時那記者訪問他「你那貝多芬都談一萬多變,不會感覺無聊?」他說「不會,我彈貝多芬每次的感覺,就像跟我太太做愛一樣,每次都不一樣!」激情要創造,你每天在台北做愛做的事,你不會有記憶,可是你如果在威尼斯做、在布拉格做、在巴黎做,因為布景不一樣,所以你要創造。

威尼斯的貢多拉,是愛情大考驗?


這就是威尼斯的貢多拉,最能測驗愛情,貢多拉很貴,尤其夏天旺季的時候,下午5點鐘開始特別貴,因為傳說6點鐘,你們兩人如果經過貢多拉嘆息橋,那一刻接吻就會永遠在一起,那時候特別貴,大概150歐元,20分鐘。大概都是年輕男女上去說我們要做貢多拉,船夫說150歐,這時候女生可能會說「這麼貴,我們不要坐好了。」考驗就在這時候…這時候男生說「難得來一次,哪有差,就是要跟妳坐,再貴也要坐。」今天晚上你就很浪漫~~~如果男生說『好吧,今天我們錢省下來去吃東西好了』那今天晚上就早一點睡覺,也不會聽到水聲了。什麼聲音都聽不到,這就是考驗。那計算是看你要不要算,你一算那就完了。

顏冰心:我真的超有感覺的,你剛講那個。男人就是彈奏樂器的人,女人就是樂器。很多人覺得彈奏樂器不好玩,是你不會彈。

郝廣才:激情可以創作,現在有太多方式,不要刻板在這裡,現在有太多方法地點時間,你都要去改變,可是你不去想,就表示你已經不在意這件事情。

潘建志:很多人是想,但沒辦法!

郝廣才:做得到,一定做得到!當你要追一個人、取悅一個人時,你可以想出多少辦法。你會去學,你不會寫情書、不會寫情詩,你會去抄。可是當你不在意時,你連買張卡片都不想簽名。這就是卡片為什麼賣這麼貴,那些有字的,都是賣給男生,他幫你寫好,你只要簽名。。

鄭弘儀:有一對夫妻60幾了,他們以前蜜月沒辦法出國,選在台灣,那時都選什麼清境農場、礁溪啊,那時一個晚上旅館1500元,她先生光是在討價還價就一個半小時(潘:完全就沒有FU了)。

郝廣才:什麼叫浪漫,就是不可以計算。

顏冰心:浪漫就是浪費。

潘建志:女星嫁富商才有辦法。

郝廣才:不是,富商是算的,我這樣跟妳出來3次,都還沒有……算了算了,妳這女星身價有多高,該開私人飛機還是驕車?

p5 第五段

于美人:我們在友台節目做過 那些女生立志嫁豪門,20幾歲,而且是小學畢業立志嫁豪門。她希望豪門是什麼,跟事實是有落差的。那我問她希望過什麼生活,那20歲的女孩說「我希望他能資助我去美國遊學,學費都他付,早上上課、下午要玩,給我機票,每個月家裡給我五萬塊。她認為的豪門就是這樣子。我問那妳要做什麼,妳要付出什麼?她說「沒有阿,我就是玩。」就是會有一個男人無緣無故或是無所求的資料妳?這是她們一個想像。

我們有問過精神科醫生,嫁入豪門要有一個個性,就是妳不能太有自己的主張,比較適應得好;否則入豪門後,人家要給妳雕塑啊~

嫁進豪門,被當成免費傭人

顏冰心:我幾個同學嫁的還不錯,當時蠻羨慕,算有錢的,老公還說衣櫃有多大啊,將來自己住…老公又對她百依百順。她嫁進去,婆婆說「你們在外面住是可以,可是要我們家媳婦,要瞭解我們家習慣。」她想合理。但她進去之後,他們家就把傭人都辭了,完全的訓練她持家,打掃作飯中餐西餐,進得了廚房,出得了廳堂。她打扮漂亮跟我們喝下午茶,我們用一臉羨慕夢幻的眼神看著她,沒想到她掉眼淚了…她把手伸出給我們看,手好粗哦,婆婆幾乎是把她當傭人,她很好強,不辜負大家對她的期待,她沒有這個她不知她還剩什麼,她沒有底子,她只能撐,撐得她老公再堅強一點、再成熟一點,(後來了?」她沒有離,她就撐,原本夫妻感情蠻好的,但磨難太多,忍了太多了,造成對她老公沒有熱情。

我另一個朋友她是獨生女,也不算豪門,但也予取予求,也就這一個小孩,她嫁得非常好,媽媽跟婆婆是好朋友,應該沒有問題吧!?但是進去後,發現完全不是這一回事。當初婆婆喜歡她,是因為她嘴巴甜、打扮漂亮。可是進去以後她婆婆發現「怎麼這麼沒有規矩?睡覺可以睡到自然醒。妳媽是怎麼教妳的。」「花錢都沒有節制,開什麼玩笑,我們家有錢歸有錢,也不是給妳這樣子花的。妳到底為我們家貢獻什麼?妳沒上班,也睡到自然醒,好歹也生個小孩,也沒有!」把她批評一無是處,後來逼她生小孩,她就不要啊。後來她婆婆規定她回來的時間,每天都要報到,她受不了,最後離婚了,她什麼都不要,只要敢快出去。

于美人:自己太有個性,可能很難適應,你沒辦法任人拿捏。

郝廣才:托爾斯泰講說幸福快樂的故事就只有一種,悲慘故事有千百種。所以要往幸福快樂走。整個台灣的問題是「我們太不羅蔓蒂克了、太不浪漫了,所以我們不尊重愛情,我們在計算。像吳亞馨、郭富城,我們也不給他空間,我們不尊重別人的愛情。像法國歐蘭德,他現在的伴侶,是各自離婚哦,他們各自有3、4個小孩,他選總統跟這個也沒有關係。像歐洲,比利時的總理出櫃了,巴黎市長出櫃了也沒關係,別人換伴侶也沒關係,我們是很嚴重的事。

于美人:我們喜歡管別人的家務事。

郝廣才:我們沒有把愛情放在很高的位置上,所以感覺這個事情可以被其他東西壓制。愛情的價值不可以超越家族,不可以超越金錢,不可以超越其他事。所以吳亞馨不小心講一下她的愛情觀,大家……,我感覺最慘的還是郭富城,他只不過講他的愛情,他也不得不跟大家講,不管他講什麼都會倒楣,除非他有很好的經紀人,經紀人有好好看書。

顏冰心:現在太強調首富娶誰,女明星跟誰,太不強調愛情的浪漫,像我父母的愛情,我就覺得我媽非常浪漫。像我父母結婚時,我爸家道中落很糟糕,他有又3個媽媽,結婚前就知道了;可是我媽媽家當時非常有錢,她是鹽商的女兒,到處都是房子,而且我媽媽是獨生女。那時我媽媽就是愛我爸爸,就是覺得我爸爸又高又帥又有文釆,硬要跟他在一起。我媽還生7個小孩,最後真的實實在在 在過苦日子。可是我問我媽,我媽要走之前,問後不後悔跟我爸在一起,(真的她都是在過苦日子,她所有好日子年輕時都過完了),她說她一點也不後悔,「妳爸是真愛我」。有一年我們那時住高雄有龍捲風,我爸就想到我媽在家,她膽子心,他就想說她一定會害怕,他跑著,匆匆忙忙跑回家,看到我媽有沒有怎麼樣,結果我媽沒有怎麼樣,結果看到我爸,我媽一直尖叫,我爸受傷了,整個腳都是血,可是他不知道,他只關心我媽有沒有怎麼樣,他忘記自己疼痛也不知自己受傷了…所以她就一直告訴我一句話「易得無價寶,難覓有情郎。」

這種浪漫,在我們家7個小孩身上都有一些,所以我們在選擇對象,我們就覺得…最後證明是沒有錯的,這個人,是不是真的愛我們,有沒有把我們當寶,如果你跟一個人,把你當寶,我真的覺得過苦日子又怎樣?我們真的會活不下去嗎?

(未完,待續!)

garbage77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